听闻故宫出版《海错图》
时间:2019-09-09 14:10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“本草书这种分法,它虽然不科学,但是我觉得挺好玩。”于是,本杂序无章的《海错图》有了分类法,张辰亮将它们归为“介部、鳞部、虫部、禽部”4类;“《海错图》本身就讲述了很多东西怎么吃,怎么入药,我觉得这也挺好玩的。”于是,基于原书,张辰亮又添了新的美食作料,一展世界各地厚重的饮食文化。

  不同于网上那个以高冷萌示人的博物君,现实中的张辰亮安静少言,沉稳羞涩,初识“作者”身份,还透着稚气懵懂。这种强烈且略带萌感的反差,在他的身上自成一股难得的通透感。

  “我对你并不咬,还为你把小蚊蝇叼,可是你以为我是个大吸血妖,用金属将我焚烧。你身上有我的烧烤味,是你拍子犯的罪。还把我拍下全方位,艾特博物小婊贼。——《食虫虻》”

  “博物君”张辰亮首部科普现象级图书作品,解读故宫藏品《海错图》中的生物密...

  很难想象,眼前这个普通的大男孩,就是微博上拥有着605万+粉丝的“博物男神”。现如今,他运营的@博物杂志已成为一个庞大的科普“知识库”,几乎每隔三分钟,就会收到网友的@,内容多是千奇百怪的提问:“伟大的博物君,这是什么东西?”“宇宙第一男神博物君!请问这是什么花?”“万能的博物君!求鉴定这个植物有没有毒?”“这个蜘蛛是什么品种?”“这是我们常见的香菇吗?能吃吗?”……

  名声响了,烦恼接踵而至。每天,他都要缠绕在全国各地的问题中,有的回答次数多了,难免会烦。最后,在置顶微博中,他列出了18个“不答名录”,转发近2万次。拒答之首的夹竹桃天蛾幼虫和戴胜,演变成了解博物君的必知生物,粉丝不仅为它们建立了后援会,还制作了丰富的表情包。在网上,拥有“一眼识别戴胜”能力的人愈来愈多。

  寒冬一去,便添春色。打开张辰亮的微博,可见浓缩的世界中,已是一片绿意盎然——最近,他养的迷你岩桐、美国金线莲开得正旺,根叶交错之间,孕育着新生的模样。

  如今,张辰亮依旧在不断扩宽自己的知识领域,迷恋着各种新奇的事物。除了识别各种动植物外,官微也会时不时转发“翻译”网友发来的各种书法、阿拉伯文、甲骨文。他对自己做了判定:好奇心强,爱好杂。所以,“不打电脑游戏”是他对自己制定的戒律,“我怕一玩又沉迷进去了,不敢玩。”

  这几年,张辰亮总会在个人微博上晒一些他种植的花草。“天天有人说我是退休老干部。” 这让他感到很困惑,“现在博物学在中国不是一个正常的爱好,大家认为年轻人就应该听个歌,旅旅游。”

  比如,他抓到了“不如古人会吃”的例子:“有一种动物叫可口革囊星虫,《海错图》里叫泥丁,记载的吃法就是把它剁碎,跟猪肉一起熬成肉皮冻的样子。现在福建也有吃这个东西的,叫土笋冻,著名的一种小吃,但是用整根虫子,而且不加猪肉,纯虫子加上水熬,也能熬成冻,然后就这么直接卖,可能现在人有点偷懒了。”

  “@博物杂志 我们学校长了像柚子一样的不明物体,闻着还有柚子的味道,请问这是啥?”他转发图文并茂的提问,答曰:“柚子”。

  操千曲而后晓声,观千剑而后识器。“我会什么,就给你答点什么,像我认识这些书法,那也是因为我喜欢,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喜欢甲骨文,就读了一些汉字演化的书。

  自小就喜欢观察虫子的张辰亮,本科报考时,毅然选择了一个“几乎半个班都是调剂过来”的植物保护专业,之后在中国农业大学读研深造,学习了农业昆虫与害虫防治专业。回望读书时的自己,张辰亮描述了与现在截然不同的景况:“上学的时候就是傻上学,没人注意的那种,顶多班里边飞进一蛾子,我就出来把这蛾子逮住扔出去,这个时候大伙儿才知道有我这么一人。”

  2014年,听闻故宫出版《海错图》,他马上跑到神武门旁的售卖点,将最新出炉的一本带回家进行考究,这让他发现了其中的破绽,“有些动物聂璜未曾亲见,仅根据别人描述绘制,外形有很大失真。”而关于生物

(责任编辑:admin)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网站地图
24小时咨询电话: 联系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