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还有一场黑豆没打
时间:2019-09-01 14:13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小说 一天的工作 一 从阜平到灵丘的路上,有一个交通站,叫口头村。这个村子在河北和山 西的交界上,从这村子再爬过一条山岭,就是山西省了。在这条路上,还有 长城内线的残迹,山口上,还有一个碉堡。 口头村交通站门口,摆着几十根铁条,就是火车轨,这些铁轨,要在今 天送到灵丘县大高石站上去。 交通站长,红眼老八,正站在铁轨旁呼喊着,手里的长烟袋握得紧紧的, 而那系烟袋的东西,是一条以前用来锁狗的铁链子,显得太不配合了。 有一群人聚拢来了,这是各村来的自卫队,运送铁轨的。这一群人,是 一色旧法染制的蓝布短裤袄,头上有包着一块黑色布的,也有戴着白粗布迭 成的孝帽的。 大家都有山西人那一副和气的脸,笑起来就更显得和气了。 红眼老八呼喊着: “三个人抬一条,——两个人抬,一个人预备替换, 气力大小配搭一下。” 人们还都是愿意同自己村里的人一组抬,大家你喊我,我喊你,组成了 十来组。这些人是从九个村子来的,近的三五里,远的有二十多里的。 十组人组成了,剩下了一个有喘气病的家伙,显然是没人愿意和他一组。 红眼老八看见那个家伙站在一边苦笑,就跑到他跟前说: “老哥,没人 和你一组是便宜,回头有一个小包裹,你送走吧!” 一组组抬起铁轨走了,爬上山道…… 这时,从街的东头跑来三个小孩子。 真是三个小孩子,领头的那一个也不过十六岁。他们跑过来,还都喘着 气,头上冒着汗气,肩上背着粗麻绳子,手里提着一个布饭袋。 领头的那个银顺子,看见人们一组组抬着铁轨走了,他着急的向红眼老 八问: “谁是交通站长?” “我是!” “我们也抬一根。” “你们是哪村的?” “潘家沟呵!” 银顺子接着说下去,他们村里离这二十多里地,昨天接到这里去的 “公 事”要三个人,因为村里的自卫队今天都到西边工作去了,就叫他们三个来 了。他们三个,两个是青抗先,一个是儿童团,他们一夜都没有好好睡,他 们出来工作和大人们在一起还是第一次,他们天没明就出来了,可是走错了 路,直到现在才到了…… “还不晚吧?站长?”银顺子末了,笑着问一句。 “晚是不晚!”红眼老八说, “不过你们能顶事吗?” “能呢,站长!”银顺子说,“我能背二斗小米呢!他们两个也不弱, 在村里摔跟头,他们也称霸呢!” 红眼老八想了想说:“这里还剩一个喘气的家伙,叫他和你们一道抬罢, 四个人换着。” “别的,几个人抬一条?”银顺子背后的小黑狼说话了。他那一双又刁 又野的眼,真像狼。 “别的是三个人。”红眼老八说。 “那我们也三个。”小黑狼斩钉截铁的。 二 三个小鬼头抬着铁条上山了。先是银顺子和小黑狼抬着,顶小的三福跟 在后面,给他们两个提着饭袋,和那用不着的麻绳。 这是小黑狼的主意,小黑狼说,他和银顺子是青抗先,应该先抬,三福 还是儿童团,给他们提饭袋就行了。 在路上,为了这件事,三福和小黑狼还打了回嘴架,三福跟在后面不高 兴,尤其是过村子的时候,许多洗衣服的娘儿们都说: “瞧!这两个小孩子 多壮呵!”——这两个,没有三福,有时站岗的小孩子们也笑话他了:“嘿! 人家抬,你跟着,给人家提夜壶!”三福不能忍耐了,低着头喊: “你们也 不过是儿童团哪!” 三福就提出了意见,再过一个山头他要抬了。 小黑狼正在喘气,身上流着汗,可是他一听见三福要换他,他赶紧忍住 不喘气说: “儿童团只能站岗哨,抬东西可差点劲!”接着是 “嘘!” “我不过比你小一岁!” “小一岁,你就是儿童团!” “我娘还说,我生月大,按打春说,你不过比我大两个多月。” “大一个月,也是青抗先!” 三福简直恼了,他问银顺子: “什么时候就到了阳历年?” “你问那干么?”银顺子心里正想着别的事;他脚上的疮又破了,这疮 是因为半年多没穿鞋,被石子刺破了,成了疮,他想现在冷了,到哪里弄双 鞋子呢?以后要常常出来工作呀! 银顺子三岁上就死去了娘,起先给人家放牛,十三岁那一年到了大同府, 在一家鞋店里学徒,大同一被日本人占了,他就回到家来抗日了。 银顺子穿一条粗布夹裤,那是

(责任编辑:admin)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网站地图
24小时咨询电话: 联系人: